电影《水门桥》拍不出的真相:志愿军炸桥过程和牺牲让人泪目

1、在我志愿军战史中,并没有水门桥这个地名的说法,在当时,我军称呼水门桥所在的区域为“黄草岭以南地区”或者是“门岘、1081高地、堡后庄一带”。

这是一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留下的绝笔书,在他写下绝笔后不久,他和他所在连队的全体战士为了伏击美军,在朝鲜零下40度的低温的恶劣天气下,身着单薄的冬衣,保持着战斗队形和姿势,全体被冻死在阵地上。

提起水门桥战斗,就不能不提长津湖战役,水门桥战斗也是长津湖战役的组成部分。

长津湖战役一场中美双方都不愿提及的战役,对于志愿军来说,虽然击败了强大的敌人,但并有达到消灭美国陆战1师的目的,而对于美国来说,这场战役是一场十足狼狈的大败逃。

此战之后,中国认识到美国超乎想象的工业能力,而美国则认识到中国军队超乎寻常的战斗意志。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第9兵团将美军王牌第一师分割包围之后,美军首先想到的,是利用空中优势和坦克装甲的优势火力,强行向北突围。

于是,朝鲜战场上最为惨烈的阻击战打响了。尽管美军有飞机、坦克和大炮的轮番轰炸,成百上千吨的炮弹在志愿军阻击阵地上炸响,但志愿军战士们几乎都展现了宁死不退的大无畏精神。

是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他生前的最后一个任务是率领战士们据守1072高地。

经过一番苦战,阻击阵地上只剩下杨根思和2个负伤的战士还活着。在敌人最后一轮冲锋中,

在不到几十公里的撤退路上,美军突围的过程异常艰难。一路上,不断有杀红眼的志愿军战士拉响手榴弹,视死如归地和敌人同归于尽……

志愿军的阻击则更为艰难,志愿军不仅要凭劣势装备对付美军的优势火力,而且由于入朝仓促,很多部队都没有配备寒冷天气下的厚棉衣,

9兵团在整个战役期间冻死冻伤的减员,达到了战斗减员的两倍,严寒才是志愿军最大的敌人

宋阿毛所在第20军第59师第177团1营6连,奉命在死鹰岭阻击美军陆战1师南逃,然而在零下40摄氏度的极端严寒下,全连125名官兵全部冻死在死鹰岭阵地上……

对全局影响最大的,有两处,一处是下碣隅里的攻击战,另一场是水门桥阻击战,很遗憾的是这两处战斗,我军最终都没能实现战略目的。

为了阻击美军机械化部队向南撤退,9兵团司令部下令断桥破路的命令,以迟滞美军的行军速度。

美军向南撤退要过的最后一关就是水门桥所在的区域,这座桥两端均为悬崖,是由古土里向南撤退的必经之路,在水门桥以南约1公里处则是1081高地,俯瞰水门桥。

如果志愿军能够成功炸毁水门桥,美国陆军就不得不放弃所有重装备轻装撤退。没有了机械化装备,美军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和没了翅膀的鸟。

对于志愿军来说,水门桥犹如一扇大门。只要关紧了这扇门,既可以接收美军大量来不及炸毁的装备物资,又可以延缓美军的撤退速度,重创甚至全歼陆战一师都有了很大的可能。

由上可见,水门桥之战关系到整个长津湖战役的成败,甚至影响着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进程。

而对于美军来说,只要过了水门桥,那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十分有利于全副机械化装备的美军败退,只有两条腿的志愿军无论如何也追不上4个轮子的美军

所以志愿军首先派遣了20军侦察营执行对黄草岭以南公路的破坏任务,后续又命令60师180团执行同样的任务。

从《长津湖阵中日记》可知,20军军长张翼翔共10余次指示、命令对黄草岭及以南地区公路、桥梁进行破击。

第一次炸桥,有多种说法,可能是由20军58师实施的,也可能是20军60师180团实施的,更可能是20军侦察营实施的,我认为20军侦查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11月29日1时25分,20军军长张翼翔在回复参谋长俞炳辉报告时即指出:“在古土里的南边要坚决破坏公路,这一任务由军侦察营负责”。水门桥就在古土里以南约6公里处。

至此我们可推知,破击黄草岭地区的公路桥梁这一任务,先是由20军侦察营执行的。

随后在12月1日,志愿军对水门桥发起了突然性的攻击,守军的美军措手不及,水门桥被成功炸毁。

因为侦察营是在敌后行军,且长途跋涉,所以战士们身上携带的炸药不可能太多,而且执行炸桥任务的应该只是侦查营的一只小分队,带去的炸药,只够把桥面炸掉,而不能把整座桥炸毁。

按照我军战士以往的在国内的战斗经验,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想要把桥恢复到能通车的程度,没有几天的时间是不大可能的。

但是,第二天,美军工兵部队表现出了惊人的反应能力,他们就地取材,把附近的树木砍了下来,修好了这座桥。

,志愿军炸桥突击队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的照明弹和岗哨,将炸药安装在了守卫严密的水门桥上,

为什么是晚间,军迷和历史迷都知道,朝鲜战争的白天属于美国,只有到了晚上志愿军才能拉近双方武器装备的巨大差距。

在此之前,20军军部,因为始终联络不上军侦察营,20军副军长廖政国致电俞炳辉派180团副团长都曼令率一个营去黄草岭继续破击公路。俞炳辉回电:“已进行更彻底破坏”,

其中就应该包括水门桥所在区域。因为这个时候对美军后撤路线的控制,已经是战役成败的关键,双方指挥官都清楚公里上桥梁的的重要性,如果没有炸毁这条公路中最重要的桥梁–水门桥,俞炳辉应该不会作此回复。

而这一次,因为志愿军战士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携带了更多的弹药,把水门桥给炸了个稀巴烂。

但是,美军强大的后勤力量在此又得到充分的体现,这次,美军工兵营利用军队携带的一套M2车辙桥,又在原桥残留的桥根部架设了钢制桥梁,使其恢复通行。。

巨大的桥梁的构件,美军居然可以随军携带。这对只有少量汽车的志愿军战士来说,简直闻所未闻。

水门桥第二次修复好后,美军进一步加强了水门桥的防御。对于加强防御后的美军的防御力量有两种说法

说法2:美军派了1个工兵连,且配置了一个加强排的步兵,用轻重机枪构置了火力网,但是并没有M26坦克。

3、美军撤退的公路线很长,而且也不止这一处桥梁,如果每个地方都派重兵把守,美军也没有足够的兵力。

志愿军9兵团的战士们意识到,要想彻底成功炸桥,就必须得将这座桥连根摧毁。

本次炸桥的主流说法,是由27军80师240团3营7连连长姜庆云,带领2个排的士兵进行的。

这个说法有姜庆云本人的回忆,以及时任240团团长于春圃的回忆录,对炸桥的过程描述得相当详细,被许多媒体和作者广泛引用。

姜庆云留下一个排当预备队后,亲自带了一个步兵排20多人朝桥匍匐前进,但在距离桥头不足百米时,一名队员不小心暴露了目标,美军的重机枪只打了一梭子,就打倒7人,当时牺牲3人,负伤4人,其余的人员在姜庆云的带领下,继续义无反顾地向着桥头前进,一直接近到距离桥不足四五十米。

姜庆云的敢死队发起了冲击。他们冒着雨点般的子弹,反穿着棉袄,让白色的内衬成为雪地里的保护色,借着漆黑夜色隐蔽的接近目标。

他们发现,美军占领了铁路桥头一座废弃的桥墩,但人数并不多,而且有个射击死角,子弹不容易打到他们。

姜庆云将卡宾枪一挥,敢死队员全部跃上桥头,与美军短兵相接。姜庆云在战斗中负了轻伤,两发子弹打在他的胳膊上,但他仍坚持指挥战斗。大家呼喊着向美军扑去,守桥的美军大部被歼,其余逃跑的人则被二十军的部队堵截歼灭。

12月7日黎明时分,姜庆云带着不到1个排的敢死队员们回到了始发地,我急忙上前问道:“炸掉了吧!”,吊着双臂的姜庆云说:“炸掉了!美国佬想修复它,至少也得一个月。

这种说法是战争亲历者的回忆,真实性自然毋庸置疑,但是以上说法还存在以下疑点:

而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一带,部署的主要是20军的58师、60师和26军的76师、77师。而水门桥更是还在古土里下方的约6公里处,在水门桥下方约1公里1081高地上则部署了60师的180团的一个营的兵力。怎么会舍近求远,从27军调部队来破袭水门桥?

2、就算是27军接到指令并且派出了80师240团3营7连执行炸桥任务,要知道当时不仅处处在与美军交战,而且大雪封山,难以行军,短时间内

这意味着可能在12月5日晚上,志愿军就进行了一次炸桥行动,并且取得了成功。这个时间和姜庆云炸桥的时间不吻合。

侠哥在这里大胆假设:姜庆云炸毁的那座桥梁,有没有可能并不是水门桥,而是其他别的桥梁?

因为当时为了阻止美军的南逃、迟滞美军行动,各参战部队都进行了公路桥梁的破坏作业,

而对于志愿军来说,当时的水门桥并不叫水门桥,只是发电站的一个附属设施,并没有给它单独命名

而可以肯定的是,无论27军80师240团3营7连有没有执行炸毁水门桥的任务,

180团一定是参与了本次炸桥行动,因为水门桥及下方的1081高地就是他们的主要防守区域

回过头来,我们继续说水门桥,此时美军工兵已经没有了架桥材料,形势堪称绝望。

要重新搭建桥梁,需要四个M2车辙桥预制桥梁部件,要跨越的缺口为19英尺(5.79米)

美军工兵营的大卫·佩平中尉再次测量桥上的缺口时,发现它太宽了,无法被M-2车辙桥桥梁预制件覆盖

愿军设法某种方式对桥梁造成了额外的破坏,缺口宽已扩大为29英尺(8.8米)。

很遗憾的是,本次炸桥,我方的军史和幸存战士的战后回忆记录都没有这一段,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如果本次炸桥属实,那么只能说明,下达本次炸桥指令的指挥员和执行本次炸桥任务的所有参战人员可能已经全部牺牲。

而事实上,在此区域及附近1081高地执行作战任务的180团和179团一个营,最后只有20名幸存者。

据说60师一位副师长亲自拿望远镜观察了现场,他认为这一次无论如何美军都不可能将桥修复了,除非在原地重建一座桥,而这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足够我军部队完成围歼。

这对于刚刚经历了艰难的撤退,好不容易才到达古土里的美军来说,无疑是个比刚刚到来的暴风雪更加让他们恐怖的消息,一旦水门桥无法通过,陆战一师就会身陷绝境。

而陆战一师危在旦夕的消息也震动了整个“联合国军”司令部,这个王牌师是美军的一面旗帜,如果被志愿军歼灭,那整个美军都会颜面扫地。

然而志愿军还是低估了美国的工业能力和军事运输能力,这可能也是落后的农业国和最先进的工业国之间难以弥补的巨大鸿沟。

陆战1师师部参谋兼工兵营长帕特里奇中校建议,由空军直接在古土里空投四套车辙桥组件,然后再由古土里运到水门桥上安装。但是每套车辙桥组件即重达1.1吨,美军现有的降落伞能否乘受如此重量根本没有先例,并且为了防止在空投过程中出现意外损坏,还必须空投双倍数量的组件!

,美国空军也同时进行了单个降落伞的伞降实验,发现钢制组件落地时有弯曲的情况,

12月7日9时30分,美国空军八架大型运输机,将八套钢制的M2型车辙桥组件,空投到了古土里

,除了一套损坏,一套落到志愿军的阵地上以外,其他的6套全部被美军收集到,这些组件随即被装上卡车,在重兵掩护下,运向水门桥。

12月9日清早,架桥的工兵队伍到达水门桥现场,却吃惊地发现,中国工兵不知道什么时候炸毁了一截水门桥残存的桥面,以至于M2车辙桥组件已经无法覆盖断裂面的宽度。

美军工兵在深谷中发现了一堆旧枕木,于是便将这些枕木拖了上来,用于架设临时桥墩,这使得M2车辙桥组件可以顺利安装

就这样,美军前后用了不到3天时间,架起了一座载重超过50吨的临时钢制桥,可以通过各型坦克和车辆。

1081高地俯瞰水门桥,并居高临下扼守山脚狭窄的盘山公路,1081高地的山脊很尖,山坡很陡,山脊线狭窄处只能容许两人站立,只有到1081山顶处才有一些开阔地,易守难攻。

只要能控制住1081高地,就能以轻重机枪、步枪火力封锁整整两公里长呈U形的道路,因此1081高地是美军整个撤退的关键所在,是美军向海边撤退的最后一道障碍。

关于1081高地战斗的情况,我军战史没有详细记录,但美军战史却记录了下来。

陆战一师调派驻扎在后方线高地,这只部队就是施穆克中校率领的陆战一师第一团第一营。

这里插一句,不是随便什么部队都可以叫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的,“第一”这个番号不是白给的,该营装备精良,骨干都是二战老兵,在烽火硝烟里走出来的,战场经验极其丰富,是美军精锐中都精锐。

这只部队之前处于真兴里,以保证后路安全,因此,整个战役期间,他们实力无损,弹药充足,以逸待劳。

12月8日凌晨,在夜幕的掩护下,施穆克中校的部队仗着优势兵力和火力,开始向1081高地发起进攻,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这一次进攻中,第一营战死十七人,负伤八十四人,狼狈而归。

由此可见,1081高地的战士们,防御是非常顽强的,阻击战也是非常有效的。

第二天,天气突变,气温竟然下降至零下四十五摄氏度,虽然不利于美军进攻,但是更不利于我阻击部队的生存。

因为此时1081高地的志愿军战士俯卧在那儿,举着钢枪,望着前面,一动不动,已经成为冰雕。

而高地的北坡上,还有志愿军战士活着,但身体已经冻成僵硬状,只剩下眼珠子还能转动,即使是这样,他们仍然保持着举枪姿势,拼命的射击,直到一个个最终倒下,停止呼吸。

在美军整个攻占1081高地的行动中,他们付出了伤亡一百多人的代价,结束战斗的时间,是12月9日的15时,至此,他们扫清了南逃线路上最后的障碍。

美军战史记载:“这些中国人忠实地执行了他们的任务,没有一个人投降,全部坚守阵地直至战死,无一人生还”

据志愿军战史记载:“黄草岭之敌亦向门岘猛烈攻击,我60师180团全部及179团一个营在南北夹击之下坚决阻敌于门岘与堡后庄之间,该部经2天顽强艰苦之激战后

美军陆战1师作战处长鲍泽上校:“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中国人没有足够的后勤支援和通信设备,否则我们绝不可能走出长津湖!陆战一师是侥幸生还!”

“我曾经在二战中,遇到过德军最后一次大反攻,但也不似长津湖之战这样激烈。那情景真是不堪回首。”

彭老总说:“西方殖民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线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支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决不被任何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1950年,朝鲜战争,中国政府警告美国不要越过北纬38度,美国不屑一顾。

我是侠哥,一个喜欢历史的理工男,欢迎关注转发评论,也欢迎您和我私信交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5个省会城市房价重回1年前,东三省全部下跌,哈尔滨、武汉和兰州跌幅前三

半岛聚焦丨青岛嫚、姚明师妹……王思雨完成绝杀,女篮创历史最佳战绩!她们为何这么强?

“疯狂小杨哥”被曝为“三无产品”带货:买洗发水赠吹风机 测试20秒便着火

续航“焦虑”你还有吗?新能源车主:租了100度的电池,国庆假期一点也不慌

“‌iPhone 14‌ Max”曾经存在过 不过苹果最后改成了Plus

iPhone X 至 iPhone 13 也能设置“灵动岛”,附详细教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