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会的三家公司IPO全部被否,首次出现零通过率。至此,新一届发审委10月17日上任以来,通过率仅为55.73%。如此低的通过率引起了业界强烈关注。

IPO低通过率是暂时现象还是未来常态?记者专访了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刘纪鹏教授。

昨日首次出现零通过率,上会的三家公司IPO全部被否,分别是重庆广电数字传媒、博拉网络、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

新一届发审委10月17日上任以来,至昨日共审核了61家公司的IPO申请,34家通过,22家企业被否,5家企业的申请被暂缓表决,通过率仅为55.73%。

与今年前三季度比,在新一届发审委的把关下,IPO通过率降低了二成多。统计显示,今年1至9月,IPO通过率为80.9%。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已成为监管重点。发展资本市场是新时代的要求

刘纪鹏对记者表示,十九大明确了要把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和大力发展资本市场作为下一步资本市场发展的突破口,指明了资本市场的大发展方向。

从现实来说,行长在几次报告中都谈到了目前要化解金融风险,甚至提出了明斯基时刻,这主要是指理财问题、影子银行问题、互联网信贷问题、和一些民营企业的金融控股公司问题等四大隐患。前几天一行三会和外管局颁发的关于严格规范资管业务的指导意见,其中都提到了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那么这些底线如何守住?不是简单的堵,而是要疏导。疏导的办法就是要把这些钱引导到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体系来。这就必须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所以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市场本身要求发展的冲动,而是整个新时代的要求。”刘纪鹏表示。发审严格把关将是常态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如何通过制度化的规范来解决资本市场贫富不均、缺公平少正义、少部分人赚钱大部分人赔钱的现状,避免被割韭菜再次发生,就必须要从制度上加以健全规范。”

刘纪鹏表示,而宏观政策的协调,一行三会监管协调和发展资本市场的要求,在这个时期如何处理好规范和发展的关系,还不够协调、不够具体,所以市场本身信心并没有被完全充分鼓舞起来。

“因此从这两点约束条件出发,目前都集中到了发审环节严格把关。与此同时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一些问题,特别是乐视问题,暴露了发行环节体制的弊端。过去的制度很容易寻租,而且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刘纪鹏认为,在大的政策还没有明朗的情况下,明年三月份前后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将会有具体的振兴经济的思路。那么在这之前矫枉过正、拨乱反正,发审委员们采取一定负责任的态度严格把关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规范的目的还是为了发展,所以我想低通过率不会是一个常态,严格把关会是常态。尤其是像今天这样三家上会全部被否,我认为不会是常态。”刘纪鹏表示,这个时期也就是说三四个月之内要确保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应该说是有特殊的时间背景的。 IPO通过率应维持在50%至60%

刘纪鹏认为,随着制度的完善,股市纳入法治监管逐步走向完善和宏观政策的推动,积极的资本政策进一步明朗,在发审环节会找到一个平衡点的。因此一方面对现在的严格审批表示理解,另一方面对现在三个公司都不过的现象不认为是常态。

“我想随着整个政策的明朗,市场情况在好转,或者法制监管到家,在矫枉过正的情况下会逐步趋向均衡合理。IPO通过率我想维持在50%—60%是合理的。在这个左右的过会率我想是可以的。”刘纪鹏表示。

中国社科院公布,截止2013年,中国国家总资产691.3万亿元,总负债339.1万亿元(主要是国企和地方政府债),净资产352.2万亿元。居民、政府、非金融企业净资产为正。中国负债率49%,看似资产规模足以支持负债快速增长,而从行业看,房地产、建筑装饰、公共事业、钢铁等流动性差的行业资产负债率居60–80%高位。在经济繁荣时,这些资产价格与债务保持同步增长,一旦经济下行,债务所对应的资产的变现价值下降,但债务额却未下降。美国经济学家明斯基所描述的“明斯基时刻”,是指杠杠过度积累引发市场突然下行从而导致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灰犀牛》提到:这是一个风险性很高的战略,但实际上正在同时间赛跑。

金融安全一直是近年来监管部门长挂在嘴上的事,其一门心思就是要维护金融稳定,以此确保我国的金融安全,从力度上来看也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层层递进,从开始要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到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再到当前决定要在未来三年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从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金融风险在当前经济环境中是非常值得重视的,之所以如此重视,取决于国内外的经济客观环境(谁也不想爆发金融危机啊)。

从国内来看,一些领域的资产泡沫过大,这些领域存在泡沫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另一方面,国内的宏观负债率是相对来说比较高的,有数据显示,我国整体负债率在2017年二季度达到GDP的166%,较2007年翻番,并且涉及到近年来居民房持续增高,这些过高的负债在当前经济环境中都是值得警惕的,毕竟借钱是要还的。

而且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在经济学上这些因素所导致的情况发生叫做明斯基时刻,即资产价值崩溃时刻(在央行行长看来,“明斯基时刻”就是中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

从外部经济环境看,以拥有货币霸权的美国,通过美元加息、缩表(缩减资产负债表)、税改三套组合拳来吸引海外资本及企业回流美国,(目前其效果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已暗藏汹涌),并且加拿大,英国,韩国都纷纷跟随美联储加息步伐,这无疑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造成一定的资本外流压力,资本外流引起的金融风险一直以来是各界所重点关注的。说到这里,我们国家是怎么应对的,又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我国应对金融风险的工具很多,尤其是在抑制资本外流方面,比如加强监管,整顿金融市场乱象等,从一些细节上来看可管中窥豹,有证券发审员利用职权违法获得资金好几亿,据说听到风声后人跑到国外,但钱没跑出去,随即返回自首。

而一些声名鹊起的商业大佬认为钱是自己赚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跑到国外去大肆买买买(用自己的甚至是银行的钱去购买海外的资产泡沫),有转移资产的可能性不说,就这个节骨眼上这种举动就很难让人满意,后来的情况或许很多人了解,其”觉悟”提高后,一些在国内的举动赢得稍许芳心,最后算是“平安落地”。

有人能提高觉悟,也有人会一条路走到黑,近年来有些不法分子通过金融创新来洗钱,可谓披着高科技的外衣来作案,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资本外流。在近日召开的国家外汇管理局与公安部联合召开打击外汇违法犯罪活动工作总结部署会议上,会议指出:“两部门联合破获汇兑型案件近百起,涉案金额数千亿元人民币,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百余名,行政处罚超2亿元人民币,切实防控金融风险,保障经济金融安全”。并且两部委在会上还强调:“在支持金融创新的同时,严打以创新为名的各类外汇违法犯罪行为,及时捕捉和处置风险苗头”。

整体来说,随着当前国内外金融形势的愈加紧迫,在国内具体落实到防范金融风险当中,一些非法分子的资金所得想要跑出去可谓插翅难逃!而随着我国经济改革的持续深入,我国经济当中一些不足的地方正在逐步完善,再坚持三年,谁主沉浮令人期待!

今天,网上一篇雄文火了,叫《世间已无明斯基》。“明斯基时刻”最近这么火,缘起可能是刚刚闭幕的大会上,央妈掌门人行长说了一句话:

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地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

过去据说有美国的投资公司专门雇人解读时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发言和公文包,现在央妈掌门人的只言片语都透露着政策的走向,一句话引发投资品,比如房地产、股票涨跌并非没有可能。

白话就是,所有人都借钱,不加节制,还不上了,造成房地产或者股市大跌,牵涉到银行和各行各业,百业萧条,大量失业,持续很多年。最后大家一起捱很苦很苦的日子。

周行长的讲话中特别提到了居民家庭部门目前杠杆上升的问题,他说要注意质量,并且说与全球比还不算高。从之前轰轰烈烈的三四线房地产去库存,债务大腾挪到现在消费升级、普惠金融和信贷的大发展来看,未来居民家庭和个人还是有空间加大负债的。

债务,可以是好债务,也能是坏债务。家庭和个人,没有必要,最好不要高负债。但适当负债,且是一些好债务,还是比较有利于发展的。

比如,在能负担的情况下,首购买房。这是一个人目前看来唯一一次借到长期大额低息贷款的机会,买来的自住房解决居住问题,安居而乐业。这种适当的负债算是好的。房地产是一种资产,居住的同时,如果地段好还能享受资产保值抗通胀。

再如借钱深造。读书能致富吗?未来读书是很有用的,它是一条相对公平的个人上升通道。尽管网上很多人嘲笑读书无用,你去算一下周围人的概率,深造过的平均生活水平是要高于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人的。未来,教育越来越贵,因为随着阶层固化,读书每上升一层,视野、机会和圈层都拓展了,在教育上负债是好的债务。

此外一切有利于自身和家人成长的负债,如送孩子学习一门技能等都是好的负债。这种在未来都会有可见的回报。

风险最大也有可能回报最高的负债,就是接受风险投资去创业。这是高端的负债,一般人不要轻易尝试。创业意味着亲力亲为,组织一切资源,为目标服务。而且还未必能成功。这是勇敢和坚韧者的游戏。正因为太高端太难,成功了收获最大。

有一种负债,是坏的负债,是个人和家庭要避免的。那就是,超出能力范围的借钱消费。

嗯,这么理解,贪婪意味着我们对生活有期待有欲望,我们想要成功,想给自己更好的生活,于是我们努力工作。贪婪成了一种动力。

但是,欲望太过,不奋斗只想买买买,利用信用贷、抵押贷、信用卡、网贷等等渠道借钱消费,不考虑是否能还得上,这种负债就是很糟糕的。将会使人陷入债务泥潭,无法脱身。购物一时爽,此后上班全为还债,除了一堆物品,个人得不到任何内在、精神、事业上的提升,对漫漫人生路毫无帮助,杯具!

人生这场游戏,就是个hard模式。我们必须不断拓展自己,形象、技能、人际关系圈、事业等等。向外进取的过程中,需要负债,预计这个债务能增加自己未来的竞争力,且有能力偿还,便去借!倘若只是为了一时的感官享受,过多地借钱去满足这个就是傻了。

富人大都是延迟享受的,并且能聪明地负债。单纯送利息给放贷机构的事,聪明如我们,怎么能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