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圈有太多个性十足的造型,不要看在日常生活里面,很多人穿的都是普通的搭配,但是总会有一两个喜欢凹个性的,穿的衣服特别潮,估计一般人是不能接收了。看看那些时装周上的造型,那一套不是潮流与个性的结合,虽然很多人都不会穿,但是看到这些造型,感觉自己对潮的接受能力又上一层楼了。一个外国美女的穿搭就很潮,瞬间被她吸引了眼球,确认过眼神,这是我不敢惹的人。

看过很多潮人搭配,但是像美女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这是在外国的地铁站里,发现了一个穿搭很潮的美女,从美女的背面看,她穿的是一件绿色的连体裤,不仅穿的裤子的颜色亮眼,美女还拉下一边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粉色的打底衣,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美女抢镜了。

穿的衣服的颜色清新,但是和别的时尚造型不一样,看了美女的鞋子就知道了。美女穿的是一双银色的靴子,设计简直是太有个性了,鞋底不是一般的厚,起码有20c高,真想问美女是怎么走路。

这美女脚踩20cm的厚底靴子,还能这么淡然也是厉害了,然而美女转身却被背包抢镜了,这才知道,美女的造型一点都不简单,这背包就像是刺猬一样,用来当武器都行了,美女的造型不惹人注意都不可能。

美女的这身造型,鞋子和背包一样抢镜,鞋子的鞋底厚、鞋帮宽大,看起来就像是酒杯一样;而银色的背包上面有银色的“钉子”,美女银色和绿色搭配就很显眼了,何况她的鞋子和背包还这么有个性。

【导语】曾经,皮靴是男士的专属,但在20世纪60年代,随着迷你裙的火热,女人的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过膝长靴也成为靴子当中的热门话题。或许是受电影《霹雳娇娃》的影响,过膝长靴总有着一股凛冽的霸气,诠释着女性力量,穿起来帅气十足的同时又有着女人独有的性感,如Karina Smirnoff(左二),利用超短裙与过膝长靴打造出充满“心机”的露肤度,这双也变得充满魅力。再看《The Hills》漂亮女主角Stephanie Pratt(左一),一双米色的麂皮长靴将腿部的量感增加,达到整体平衡。迷你(连衣)裙显然是长靴的绝佳搭档,如果对自己的双腿不够自信,那就别忘记在踩上你的过膝长靴之前,像Kourtney Kardashian(左三)穿双黑色legging,“缩水”效果一定会让你满意。黑色与棕色是首选色彩,它们与任何颜色都能友好合作,Lizzie Cundy这件枚红色的斜肩小短裙,因为这款黑色过膝长靴而变得“霹雳”起来。一秒钟变帅气的气场发动机,答案就是过膝长靴,够高才够范儿,18款美靴上阵,你HOLD得住吗?

1992年至今,杨金良总是懊悔,“我当初要是抓着不放的话,估计也能把弟弟从人贩子手里抢过来。”

杨金良是济南济阳仁风镇石家码头村人。1992年9月,秋收时节的一个下午,父亲在地里干活,母亲往家里卸玉米,他和3岁的弟弟杨超正在离家不到百米的一处空地玩耍,两个男子骑着摩托车来到他们跟前……从此,杨金良一家的悲剧开始了。

“他们先是抱走了一个跟我们一起玩的小女孩儿,走了没几步,女孩就哭了。可能因为觉得是女孩,他们就把她放下了,接着抱起了我弟弟。”杨金良这时赶紧往前追,拼命去抓住弟弟的腿,但摩托车车速太快,最终,弟弟还是被带走了,他只拽下弟弟的一只鞋。

二十多年来,弟弟大喊“哥哥你快跑,哥哥你快跑”的场景,一直刺痛着杨金良内心,说起来就会落泪。他很想对弟弟说声“对不起”,他总觉得是自己把弟弟看丢了,没保护好弟弟。他甚至想过,假如当时坚持抢弟弟,对方或许会把他抱走,把弟弟放下。

杨金良的母亲赵守花年已70岁,她记得,当天杨金良哭着回到家里,吓得哆嗦,抱起来哄,才听他说弟弟被人抱走了。

杨超是赵守花近40岁时生育的小儿子,她想出去找儿子,哪怕是一路讨饭,但最终被人劝住,“你走了,那两个呢?”杨超被抢那年,除了5岁的哥哥,姐姐也才只有12岁。

外出寻子的担子压在赵守花的丈夫杨连玉身上。找儿子的事,杨连玉有时告诉赵守花,有时不说,“不说的时候多,他怕我难受。”

赵守花也跟丈夫去找过儿子,从不敢明着找,有时听到可疑的线索,会趁着小孩放学的时间偷偷去看是不是自家儿子。

“头几年,金良还小,他老说,我大了就去找弟弟。”赵守花说,丈夫年纪大了,出门不易,儿子杨金良便开始接力。

“我从17岁开始往外跑。”今年34岁的杨金良,已经在外寻弟17年,河南、河北、广东、陕西、山西、吉林、安徽、云南、贵州、甘肃……只要看到的线索有一丝希望,他就赶过去。

杨金良另一次感到害怕是在安徽,他被骗进传销窝点,“他们有个线索,跟我说的很相似,去了以后一看不是这么个事,想走也不让走了。”

为了找到弟弟,杨金良曾于2016年登上央视《等着我》栏目,可惜,最终也没等到弟弟“上场”。

“家里的房子,里面怎么装修都可以,但是外面我们不会翻新,这栋老房子,也会保留在这个位置,我相信,他能想起来,能找到家。”杨金良说,弟弟被抢走位置的小树林,也始终留着,“希望万一他路过的时候,能想起来。”

杨金良的朋友王和新说,1992年,杨金良家门前抹水泥地,家长嘱咐得等干了才能走路,但杨超调皮,故意上去踩了几个脚印。这些脚印,保留了很多年,直到前几年,门口的路实在坏得不像样,这才把路给修补了,抹去了脚印。

杨金良从弟弟脚上拽下的那只鞋,在家留了很长时间,每到春节,父母就会看那只鞋。为了避免睹物思人,只好悄悄丢掉。

“每年春节,村里和我弟弟差不多大的都回家,爸妈嘴上不说,但能看出来他们心里很难受。”杨金良说,随着父母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他找到弟弟的愿望更迫切了。

杨金良多次向王和新说起这件心事。2021年,王和新在参加山东省政协“民声连线”活动时,认识了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向他提出为杨超画像的请求,林宇辉爽快地答应了。

林宇辉退休前在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工作,从事刑事模拟画像近20年,曾通过模拟嫌犯画像等协助各地公安机关破获多起疑难案件。2017年,林宇辉参加《等着我》栏目,为一位烈士画像,画好之后,烈士的妻子说非常像,那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丈夫。从此,全国各地陆续有烈士家属来找他为烈士画像。2018年退休后,林宇辉定下“双百计划”,为100个被拐儿童和100位烈士公益画像,如今,“双百计划”也已完成,但画像还在继续。

杨超被抢走时3岁,现在已经32岁,为他跨年龄画像最大的难点在于,限于当时的条件,杨超没留下任何照片。因此林宇辉决定于1月8日到杨金良家中走访,“要由杨超的父母回忆他小时候的模样,或者说跟谁长得比较像。”

一连串的问题甩向杨超的父母、姐姐、哥哥和三个姑姑之后,结合现场观察,林宇辉对杨超相貌的描述是:杨超像父亲,长脸,眼睛不大有点眯着,有点鹰钩鼻,头发卷曲……

其他人回避,林宇辉开始比对着刚刚拍下的杨超父母、姑姑照片以及杨超姐姐年轻时的相片,为杨超画像。

在笔尖与纸面摩擦出的沙沙声中,林宇辉耗时1小时20分钟,画出了杨超的素描像。

“如果杨超能看到这幅画像,希望你尽快跟家人联系。如果杨超的朋友、同事看到画像,觉得像这个人,希望能提醒一下,抓紧到公安机关采血入库,帮他早日回家。”林宇辉提醒。

赵守花说,她从电视上经常看到找回孩子团圆的,她也相信能找回杨超,“还是不放弃,还是得找。”